A_Piece_of_cake_cover.jpg  

書名:A Piece Of Cake

原作:APH

作者:裴亞月、雪倌

封面繪者:Hakuro

配對:法子加

內容:全年齡溫馨向

售價:150



試閱

【裴亞月-C.A.K.E.】


打開冰箱,法蘭西斯垂著眼睫提起家庭號牛奶,倒進大盆裡微波數分後,再分裝成兩小盤,接著走回起居室。沒想到才站在門口,就聽見裡頭傳來一陣騷動。

「喵--」

「啊、不可以!那是叔叔最珍貴的花--」

緊接著一陣器皿碎裂聲響,頓時喵聲此起彼落,似乎還趁亂夾雜著「誰?」的問句。

到底在搞什麼鬼啊?法蘭西斯心底暗叫不妙,連忙推門而入。豈料一道黑影躍然撲上,令他閃避不及,迎面撞個正著。

「喵?」

不解地喵了聲,趴在頭頂的暖黃色小貓伸舌舔去膚上奶液,三分關心七分填肚。

室內的小馬修抱著熊二郎正在努力阻止其他幼貓暴走、避免加重災情,結果反而被貓咪推落的書本絆倒,引發一連串慘不忍睹的骨牌效應。

望向眼前這片狼藉,跌坐於地還淋了滿身牛奶的法蘭西斯,心底涼了半邊。

……看來貓咪派對,還是越早舉辦越好。

 


殆及這裡恢復原狀,已經是傍晚的事了。

從清理昂貴的清朝瓷器碎片、傾覆滿地的奶液和濘濕地毯、到安撫幼貓圍聚在器皿旁舔啜牛奶,全賴法蘭西斯自個兒完成。有了上午的慘痛經驗,令他連擰條抹布都無力差遣馬修去做,僅是讓他坐在沙發上,讓摔疼的膝蓋好好休息。

幾個小時下來,小貓們睡在鋪上軟布的藤籃裡,沙發上的馬修和熊二郎也同樣陷入夢鄉,睡得正熟。紅潤軟嫩的小臉貼著雪白絨毛,看起來十分溫暖,然法蘭西斯還是拉來一條毛毯蓋住他們,以避免著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因清理而將衣袖捲至肘處,法蘭西斯背倚窗台而坐,半闔起眼打盹。受到晚風吹的髮絲輕輕飄揚,室內染上一片紅意。

即使收養馬修這麼久了,卻總還是有股不真實感。也許是生活得過分愜意吧,加上類似今天的紊亂騷動,和以往轟轟烈烈的生活相較之下,仍然少了些起伏。

不過,這樣也沒什麼不好。甚至就算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平靜,他也覺得無所謂。

光是注視著馬修酣甜的睡容,法蘭西斯心底就會湧起一股平靜。像是偶然立於海邊,柔軟沙丘的熱度摩娑著腳掌,抬眼眺望那片蔚藍大海時,腦袋被海浪拍打聲漸漸掏空,連日累積而來的紛雜庸擾不再,而心靈始得空淨安寧般的感受。

假若將來有一天,必須被迫放棄這樣的時光--

他淡淡地在心裡下了決定。


×


翌日早晨。

雪白羽毛筆在紙張上來回書寫,潦草而優美的拉丁字體勾勒出客套話句,一行換過一行,一張替過一張。法蘭西斯總算趕在中午前,將所有的邀請函寫畢封裝,打算下午出外購買食材時再一併寄出。

如果沒有意外,連亞細亞的那幾人,最慢都能在後天收到信件。因此他將派對的舉辦日期暫定在四天後,也就是這禮拜日。

他稍微退開椅子,伸完懶腰雙手抱在頸後,略一轉頭便能欣賞到窗外美景,當初將這裡作為書房的選擇源原於此--再也沒什麼是比廣闊的海天一色,更能消除眼睛疲勞的了。

一旁的馬修正抱著熊二郎翻閱繪本,小小的手指撫在頁面上,顯然對這色彩繽紛的童話世界,抱有相當大的興趣。

法蘭西斯湊過去,那一頁畫有幾隻灰黑老鼠,商討著該如何偷走桌上那塊乳酪蛋糕,模樣甚是俏皮可愛,全沒有注意到角落那隻虎視眈眈的黑貓。

唔嗯,說到貓啊--

那群肯定比老鼠更加頑皮的七隻小貓,正追著紅色毛線團玩耍,只有幾隻安靜蜷臥在沙發上閉眼小憩。

書房在家具布置這方面沒有易碎的花瓶等裝飾品,沉重書櫃甚至連法蘭西斯都無法推動,所以相對起居室而言,確實是個較為安全的育貓場所。

「啊、蛋糕……」

注意力被這聲叫喚拉回,法蘭西斯問道:「蛋糕怎麼了嗎?」

「被吃掉了。」馬修指著圖畫上,黑貓一臉滿足模樣地抹去唇邊奶油。蹲在盤前的老鼠一臉目瞪口呆,這隻貓寧願吃掉蛋糕也不願對牠們出手,還一臉沾沾自喜地認為自己保衛蛋糕有佳,女主人肯定會好好獎勵牠一番……

「貓咪喜歡吃蛋糕嗎?」馬修抬起小臉詢問。

「就算喜歡也不行。」法蘭西斯揉了揉馬修的頭,「畢竟那是人類的食物,對牠們來說太甜也太油,吃多了容易生病。」

「可是那看起來,很好吃的說……」

「要是馬修想吃的話,待會我們去買材料,明天再來烤吧。」

「啊、真的嗎?法蘭西斯叔叔要烤蛋糕?」

「嗯,以前也烤過的,不是嗎?跟繪本一樣,我們來烤楓糖蛋糕吧。」



 

【雪倌-重要的人】


「法蘭西斯叔叔。」

「馬修,我不是跟你說過好幾次了,要叫我哥哥不要叫我叔叔,我有那麼老嗎?」

「可是,亞瑟哥哥說要叫你叔叔。」

「…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亞瑟不合。而且,你以前不是也都叫我哥哥?怎麼跑到亞瑟那邊去之後就馬上變稱呼了?他就是哥哥我就是叔叔?」

「唔……」

垂下頭的那人露出了為難的表情。

 


「法蘭西斯叔叔,你怎麼又忘了關門了?」

馬修提著一個小袋子,隨手關上法蘭西斯家的大門。

「我才剛回來。」

半身落在陰影裡的那人似乎沒什麼精神的回答。

啊……一定又是因為,他去了那個地方了吧。

馬修淡淡的笑了笑,將手中的提袋放到桌上。

「我這次也帶來了楓糖喔,更好吃的。」

「嗯……」

「法蘭西斯叔叔,你心情不好嗎?」

明白對方從自己進門起連看自己一眼也沒有,馬修有點失落。

如果法蘭西斯有放一點點的注意力在馬修的身上,他一定會發現馬修和平時有什麼不同。

馬修坐在沙發上,看著一動也不動的法蘭西斯。

「我沒有心情不好。」

回答很明顯慢了好幾拍的某人終於站起身,然後走到馬修的面前。

「……馬修?」

「啊,是的。」

法蘭西斯皺著眉,感覺視線裡好像少了什麼應該要存在的東西。

「你今天看起來是不是不大一樣?」

「嗯?噢……是熊吉吧。」

馬修不大自在的隨意擺動了幾下自己的手。

「今天熊吉在和我鬧脾氣,不給我抱………少了牠我都不知道該把手放哪了。」

這是第幾次看到他有點驚慌失措的樣子了?

法蘭西斯突然覺得馬修的這副模樣很眼熟。

啊……對了,是那個時候……

自己因為打輸了亞瑟所以必須把馬修讓給他。

那個時候,馬修也是露出了這種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表情。

這代表那隻熊對他很重要對吧?

不過一想到自己在馬修的心中竟然和一隻熊是在相同地位上……

「所以你就把他丟在家裡?」

「嗯。我不想勉強熊吉做自己不喜歡做的事。」

馬修是真的不介意。

法蘭西斯很清楚馬修的個性,就算時間很短但是他畢竟是照顧過他。

說不定還比亞瑟了解也說不定,亞瑟的注意力根本就只放在阿爾那個笨蛋的身上。

因為總是這樣,所以他才容易被大家忽略。

「馬修,你啊……人太好了。」

明明和阿爾長的這麼像,為什麼個性會差這麼多?

果然先被自己教導過還是有差嗎?
 




 

創作者介紹

胃藥戰隊

胃藥戰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bba85144
  • 我是南部人
    不能北上買這本同人

    所以可不可以網路訂購
    這一本同人
    如果可以我會留資料
  • bba85144
  • 我能網路訂購嗎?

    我不能跑北部,但我真的很像要這本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